海南新闻

谁发现了兵马俑?中国的两派正在无休止地争吵。

自从秦朝兵马俑被发现以来,“谁发现了厕所”一直是一场不断的斗争。兵马俑所在的Xi临潼区的九名农民和临潼区水利特遣部队的一名前技术员都认为兵马俑是他们自己发现的。

临潼区水利队最近向兵马俑博物馆提交了一份代替已故技术人员的申请,要求确认发现权。

北京中国新闻网援引报道称,这种形式的“申请报告”在中国首次要求确认“发现权”。

包括临潼区杨裴炎在内的三名农民去年12月提交了一份申请报告,要求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确认他们在1974年与杨交雪、杨志法、杨文海、杨严新、杨一舟和王普之等九人打井时发现了兵马俑。

图为Xi安秦兵马俑法新社。图为Xi安秦兵马俑的九名农民,法新社要求首先颁发“秦兵马俑发现者”证书,以确认他们的发现权;二是要求博物馆在兵马俑一号坑导言中“当地农民发现打井”中更改农民的名字。

六十多岁的农民杨新满说,兵马俑的相关书籍中,对他们九人发现秦俑的过程都有记载,但目前为止,他们的“发现人”身份仍未获中国官方确认,导致至今没有获得表彰和奖励。60多岁的农民杨心曼(Yang Xinman)表示,在兵马俑的相关书籍中,他们九人发现兵马俑的过程已经被记录下来,但是到目前为止,他们作为“发现者”的身份还没有得到中国当局的确认,因此到目前为止没有得到任何认可或奖励。

其中,杨文海、王普之、杨严新等五人已经去世,并在有生之年强烈表达了这一愿望。

近年来,由于没有政府认证,“谁是秦俑的发现者”一直存在争议。

临潼区水务局水利队当年在兵马俑遗址发起了一场“钻探运动”。其中一名技术人员赵有科选择了兵马俑的发现地点。虽然赵有科去世了,但他一直要求单位领导出面,向主管部门确认他作为“发现者”的身份。

图为Xi安秦兵马俑法新社图为Xi安秦兵马俑法新社这件事引起了陕西省文化界和司法界的关注,但至今仍存在如何界定的争议。

秦墓斗士博物馆认为,法律没有明确规定这一点,秦墓斗士博物馆在这方面没有做出资格认定的依据。

陕西省文物局文物司认为,九个农民确认发现权的愿望是可以理解的,但很难找到申请形式和内容的法律依据。

文物部门的官员认为,文物的发现应当是指文物的发现和文物的价值,二者属于平行关系。

这九个农民无疑是发现者之一,他们把文物交给文物部门,以便及时鉴定价值。文物工作者也应该是发现者之一。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