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历史

越来越多的拆迁户向北京求助。

据总部位于中国香港的自由亚洲电台报道,由于政府强制搬迁,来自全国各地的请愿者在北京相互传递各种信息。

由于内地媒体被命令不要报道拆迁问题,他们设法就有关反应与海外媒体联系。

周二早上,记者接到浙江省金华市的张女士的电话,她正在北京请求帮助。

张欣指出,他们八人突破了20多名市政府官员的拦截,来到北京寻求帮助,但他们的希望渺茫。

她在电话中说:“他们希望我们先稳定下来,十月三中全会后再来请愿。

然而,我们的房子将在10月份被拆除,可能无法承受。

因为他们现在很匆忙,11月再请愿已经太晚了,我们怀疑他们可能在拖延我们的时间。

据金华市居民吴先生说,金华市政府7月份宣布,10月份共拆除了14块土地中的60万平方米,影响了3万多居民。

吴先生特别提到,市委书记唐先生在公开场合说,大量搬迁户无权享受这一黄金分割。

被拆除的房屋有些是五年前的,有些不到十年前的,政府对它们的补偿是每平方米1911元。

不到市场价格的一半,给居民造成了很大负担。

他们几次向地方当局请愿,但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他们还打电话给金华《中国经济时报》的一名记者,抱怨他们被市政府官员描述为非法集会。

吴先生说:“我们去金华找了《中国经济时报》的一名记者进行回复。他们还派了三个警察局的警察来说我们是非法聚集的。

在我们对情况作出回应后,市政府宣传建设部门告诉记者不要登上该事件。

吴宪生说:“他们的要求很简单。不要拆除新房子,允许他们搬回来,并补偿他们的市场价格。

但是市政府官员忽略了这一点。

记者在电话采访中问金华市政府拆迁办公室主任孙,“你知道一些拆迁户已经去北京起诉了吗?”孙主任回答,“不多。这种现象仍然很普遍。

记者又问:“你为什么不听听人们的声音?孙主任的回答是:“为什么不呢?”?我们经常拜访人们。

”记者又问:“老百姓说他们要求123条,你们为什么不接受?不搭理呢?”孙主任回答说:“怎么可能呢?凡是有信件函上来的我们全部书面答复。记者又问:“人们说他们想要123篇文章。你为什么不接受他们?别找理由?”孙主任回答,“怎么可能?我们将对任何信件给予所有书面答复。

然而,仍在北京的90多名上海居民已经在这里呆了将近半个月。

北京的信访部门忽视了他们。

跟踪他们的100多名上海政府官员上周从那里看到,中奖彩票是以一种粗暴的方式下注来刁难他们的。

搬迁户的代表沈婷告诉记者,他们周一去了建设部寻求帮助。到4点钟,大批上海官员和公安人员赶到,强行将其中80多人拉上公共汽车,带到离北京70多公里的西山。

与此同时,许多人遭到殴打,然后被允许自己返回酒店。

一名被殴打的12岁女孩对记者说,“我们都要去建设部。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群人来了。

他们都把我们拖到车上。他们抓住我,用拳头打我,然后又打我。不管怎样,他们一直打我。我的手机被抢了。他们都很凶猛。

“沈婷说,几天前上海警方把其中15人带回上海,放在地下室后,这15人又回到了北京。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